1934:红军不怕远征难

作者:匿名 2019-11-08 18:35:08 阅读量:2344

学习时间

1934年,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领导中央红军主力踏上了战略转移的漫长征途,开始了艰苦的长征。

长征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最伟大的事件之一,也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事件之一。美国时代生活出版公司出版的《人类1000》一书出版了公元1000年至公元2000年人类历史上的100件大事,中国被选为三大事件之一,其中之一就是1934年的长征。

长征是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下的人民军队的英雄壮举。这是中华民族英勇斗争的壮丽史诗。

(1)

1934年1月,中国共产党临时中央委员会在瑞金召开了第六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全会讨论了博古关于当前形势和党的任务的报告。它错误地断定中国存在“直接的革命形势”。它继续坚持左地政策,把“左”倾推向了顶点。全会重新选举了中央政治局,选举了中央书记处。博古仍然负有全部责任。

这时,经过半年多的准备,蒋介石调动了100万军队,自己成了总司令。他决定首先“包围和压制”中央根据地的红军50万人。1934年1月,国民党军队对中央苏区发动了异常猛烈的军事进攻。四月,国民党军队逼近中央苏区的北门广昌,中央苏区被军事包围。

面对国民党的猛烈进攻,毛泽东、张闻天等人并不主张红军杀敌。然而,博古信任的共产国际军事顾问李德没有采纳他们的正确意见,坚持“堡垒对堡垒”和“短兵相接”的策略,命令红军主力坚守广昌。博古和李德以中共中央、中革军委和红军总政治部的名义发布了“保卫广昌的政治命令”,要求红军与敌人进行“决战”。红三军团团长彭怀德生气地说:“如果我们坚持广昌,至少需要两天,最多需要三天。第三集团军一万二千人将被完全摧毁,广昌将会丧失。”

4月27日,国民党军队对广昌发动总攻。那天晚上,红军被迫撤出广昌。广昌战役持续了18天,是第五次反“围剿”中规模最大、影响最大的战役。红军伤亡5000多人,占参战部队总数的五分之一。这场战斗的失败宣告李德的“短兵相接”战术彻底破产。

1934年5月,中央书记处决定放弃中央苏区,进行大规模军事转移。后来,中央政府向共产国际报告了这一决定。不久,共产国际对此表示赞同。

(2)

1934年7月,国民党动员了31个师对中央苏区中央区发动全面进攻。到9月底,中央苏区只存在于瑞金、会昌、杜愚、兴国、宁都、石城、宁化、长汀等狭窄地区。中央红军实施战略转移已成定局。

为了规划战略转移,成立了由博古、李德和周恩来组成的“三人组”。政治上,博古负责,军事上,李德负责,周恩来负责监督军事准备计划的实施。

1934年10月10日是中国革命史上的重要一天。同一天,中革军委发布命令,由中央红军总指挥部及其下属队伍组成“军委第一纵队”,共有4600多人,叶剑英任司令员兼政委。“军委第二纵队”由党中央、卫生部、后勤部、总工会、共青团和担架队组成,共有9800多人。李韩伟是司令员兼政委。

中央红军是参与战略转移的主力,总人数超过86000人。10月17日,中央红军主力出发了。毛泽东激动地说:从现在开始,我们将走出中央苏区。在这一天,所有参加长征的人都不知道人类历史上一场惊心动魄的军事远征即将开始,每一支踏上征途的红军都将成为一部史无前例的英雄史诗的英雄。

留下来坚持斗争的领导机关叫做“中央分局”。首先被确认留下的“中央分局”的领导人是向颖、陈毅、何昌、瞿秋白和陈潭秋。剩下的高级干部还有何叔衡、刘伯坚、毛泽坦和库珀。这些人都明白留在这里意味着九死一生。后来,他们在南方领导了艰苦的三年游击战争。

(3)

中央红军的旅行方式是“隧道式”。走在队伍中间的是两个军委纵队,在它的前方,前后是中央红军的主力,第一军和第三军分别位于军委纵队前方道路的左右两侧,第八军和第九军分别位于军委纵队的左右两侧守卫,第五军则在军委纵队的后方担任后卫。

中央红军长征时突破的第一道防线是赣南安源和新丰之间的广东防线。

广东军队在与中央苏区接壤的东部和西部部署了两个战斗群。这样做,广东军队希望中央红军不要进入广东。八万多红军进入广东,广东绝不是广东军队的敌人。成千上万的蒋介石军队跟随他进入广东,他在广东几年的成就必将被摧毁。此前,周恩来派潘汉年和何长恭代表与广东军代表谈判达成五项停战协议。最重要的是广东军和红军不会互相侵略。双方达成协议后,广东军队沿湘粤边境开辟了一条路线,让红军在安源和新丰之间通行。10月25日左右,中央红军突破了国民党军队的第一次封锁。

长征中中央红军突破的第二个封锁是湘南汝城和粤北仁化之间的湘粤防线。

仁化县城口镇是一条狭窄的通道。南方的广东军队已经做好战斗准备。北面是一座没有道路的山。这是中央红军西进的唯一途径。经过激烈的战斗,红军占领了城口镇。红军前锋部队以每天100多英里的速度开辟了一条通道。11月8日,红军经过汝城以南地区。在粤湘军队混乱薄弱的防御中,红军通过了国民党军队的第二次封锁。

中央红军突破的第三个封锁是湘南田亮与宜章之间的湖南防线。

由于中央红军很快穿过两条封锁线,分散在衡阳以南的粤汉铁路和湘桂公路沿线的何建部队由于时间紧迫,无法靠近湘粤边境。11月15日左右,红军通过吉田和宜章之间的第三次封锁。

中央红军突破的第四条封锁是桂北泉州与兴安之间的湘江防线。

这是蒋介石真正清醒后精心布置的一道防线。11月12日,红军向第三道防线挺进时,蒋介石发布命令:何建是“追击军”的总司令,薛岳是前敌的总司令,指挥湘军和中央军16个师的77个团“追击”中央红军。国民党军队在第五条路线上有近25万人,封锁战线,追到后方,攻击中央红军的左右两侧,四面包围,在湘江东岸与红军作战。红军能否突破湘江防线岌岌可危。

从中央红军到湘江的渡口在广西东北部的泉州和界首之间。1934年11月27日,军委纵队仍距湘江过境点80公里。因为没有小公共汽车,这条80公里的路花了四天时间。这次缓慢的行军使红军官兵在湘江上形成的走廊式通道中等待了3天。中国革命异常激烈的战斗发生在这三天。

11月29日,周恩来和朱德抵达湘江边的界首。根据他们的计算,即使到了12月1日,军委纵队也无法渡过湘江。这时,湘军的进攻力超过红军的阻挡力十倍以上。周恩来和朱德要求第一红军和第三红军在任何情况下都要抵抗敌人,保证湘江河道的完整和畅通。中共中央、中央军委、红军总政治部联合发电报给第一军和第三军:“我们不是胜利者,我们是失败者,结果是大局。”

11月30日上午,军委纵队陆续抵达湘江渡口。12月1日,中央红军封锁了阵地上的紧急电报。抗日战争达到白热化状态,党中央和红军生存的最后时刻到来了。

第一红军第二师在距泉州16公里的山脚地区建立了第一个狙击阵地,整个山坡上覆盖着一大片湘军的黑色区域。湘军一轮又一轮地进攻,红军一次又一次地反击。战斗持续了一整天。政委聂荣臻提出了战斗口号:生死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

第三红军第五师奉命在新圩建立一个封锁阵地,距离湘江渡口70公里,这是桂军向北进攻湘江渡口的唯一途径。陆军总司令彭怀德命令他的指挥官李天佑不惜一切代价在这里呆4天。这场战斗极其激烈。参谋长被杀了。师长李天佑拿起毛瑟手枪冲出指挥所。政委钟赤兵冲出指挥所,在第十五团团长和政委双双受伤的情况下,赶到了第十五团的阵地。

红三军第四师在界首设了一个封锁阵地,离军委纵队的过境点只有几英里。它被烧成了一片火海。第十团团长在前线牺牲后,彭怀德冲出指挥所来到前线,被第四师前线的师政委黄克诚拦住。

中央红军长征前,第八集团军在苏区仓促组建。他们几乎都是由没有战斗经验的新兵组成的。这个团在抗日战争中战斗得特别激烈。这支从中央苏区出发,拥有一万多人的军队,最后只剩下1600名战士,回到了中央红军的主力部队。

在保护军委纵队安全的同时,红五军团还必须保护八、九军团不要向湘江渡口移动。第五红军第三十四师一直负责中央红军的警卫工作。所有的军事纵队都渡过湘江后,就停在湘江东岸。最后,他们耗尽了弹药和食物,大多数人死于英雄事迹。指挥官陈树湘腹部中弹,昏迷中被俘。他躺在担架上,从腹部伤口中取出肠子,勇敢地牺牲了自己。

到12月1日下午5点30分,中央军委所有纵队都已渡过湘江。第一次世界大战后,中央红军从苏区出发时的8.6万人急剧下降到3万多人。中国工农红军遭受了前所未有的重大损失,中国革命也遭受了前所未有的重大损失。

(4)

在中央红军长征前,中央政府派出两个小组反对日本帝国主义侵略,配合中央红军第五次反“围剿”。周恩来说他们“一路探索,一路转移敌人”。

1934年7月6日,第七红军的三个师,共计6000多人,在团长荀怀周、政委乐华少、参谋长苏羽、政治部主任刘英的领导下,组成了“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突破两条封锁线后,他们进入福建、浙江、江西苏区,企图调动敌人的“围剿”力量,帮助减轻中央苏区的压力。1934年11月4日,根据中革军委的命令,第七红军和第十红军合并为第十红军。12月14日,在谭家桥战役中,淮州被发现死亡。12月20日,红十军团在怀玉山被敌军围困。1935年1月16日,苏羽、刘英等人带领800多名官兵围攻。方志民于8月6日在南昌被俘并英勇牺牲。在苏羽和刘英的带领下,红十军的其余部队突破了包围。转移到浙南,开辟根据地,坚持游击战争。

1934年7月23日,中共中央、中国革命中央军事委员会发布《给第六军和湘赣军区的指示》,命令任比什、肖克、王镇带领红六军撤出湘赣根据地,转移到湘中进行游击战。8月7日,红军开始战略转移。10月24日,经过80多天5000英里的行程,红六军与贺龙率领的红军主力在贵州省鄞江县黄木会师。10月26日,庆祝会在四川省酉阳县南腰际举行。两支军队联合后,他们重新集结。红军恢复了第二红军的称号。贺龙任司令员,任比什任政委,萧克任第六红军司令员,王镇任政委。11月24日,中革军委号召两军深入湘中、湘西,最大限度地调动国民党驻湘部队,以缓解中央红军方向的军事压力。在长征路上,中央红军试图加入他们,但道路被国民党军队紧紧封锁,无法到达。

中央红军长征前后,其他红军也进行了军事转移。红四方面军撤出鄂豫皖根据地后,于1933年1月到达川北与陕甘交界处,建立了川陕革命根据地。一九三三年九月,二十万川军“包围”了川陕根据地,红四方面军进行了反击。到1934年2月,双方在战场上陷入僵局。1934年6月,万川军对万源发起进攻。这是最后一次影响川陕根据地红军生存的战斗。五个红四方面军参加了这场空前激烈的战斗。八月,红四方面军发动全面反攻,采取猛烈进攻和长途迂回战术,致使整个四川军队崩溃。1934年底,万源保卫战结束,红四方面军幸免于枪林弹雨。下一步将是迎接更激烈的战斗。

1934年11月11日,在敌人的围攻下,中共鄂豫皖省委决定将红二十五军主力从鄂豫皖革命根据地转移到外线开辟新的根据地。11月16日,在程华子、吴焕先、徐海东的带领下,红二十五军召集“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第二先遣队”,向西穿越平汉路,进入桐柏山区开始西征。1935年9月15日,他们一路奋战,移师伏牛山,攻占紫晶关,离开北方的中南山,越过六盘山,到达陕西省延川县永平镇。他们加入了刘志丹领导的红26军和红27军,共同为后来的中央红军开辟了一个基地。

与此同时,该党领导的其他武装部队也在积极开展活动。11月7日,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一军正式成立,杨靖宇任司令员兼政委。此后不久,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二、第三和第六军、东北抗日联军第四军、东北抗日统一军第五军和汤原游击队相继成立。这些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基本武装力量,后来成为东北抗日联军。

(5)

湘江战役给红军造成了巨大损失,官兵对中央军事指挥失误的不满达到了顶点。这时,毛泽东通过与张闻天、王稼祥的多次交流,把他们的工作做得很好,得到了他们的支持。毛泽东后来说:“长征前,我在政治局只有一票。后来,我真的做不到。我先做了王稼祥的工作,王稼祥同意了。通过王稼祥,他完成了张闻天的工作

1934年12月12日,中央领导召开渠道会议,讨论红军的方向。李德主张从海峡北上,加入已经转移到湘西的和龙、小柯的红二、红六军。毛泽东坚决反对,认为国民党军队已经向这个方向部署了大量兵力,并敦促他们西进敌人薄弱的贵州。这一建议得到张闻天、王稼祥和周恩来的支持。在海峡会议的那天,中圪军委下令军队西进贵州。这是一年多来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第一次集体拒绝共产国际顾问李德的意见,毛泽东也第一次在中央高级别会议上获得多数人的赞同。

12月18日,中央政治局召开黎平会议。周恩来以东道主的身份接受了毛泽东、张闻天和王稼祥的意见,放弃了加入红二红六军的想法,向西北渡乌江。会议通过了《中央政治局关于战略政策的决定》,提出“新的根据地应该是以遵义为中心的川黔边区”。在这一点上,红军的前进方向发生了根本的逆转。六天后,中央红军向遵义进发。

1934年的最后一天,中央政治局召开了一次猴子农场会议。博古和李德试图否定黎平会议的决定。与会者认为,黎平会议的决定是正确的,红军应该无条件地执行。会议作出了“中央政治局关于渡河后新行动方针的决定”,并建议“军委必须在政治局会议上就行动方针的选择和战斗的时间地点作出报告”。事实上,李德的军事指挥被取消了。

上述三次会议为即将召开的遵义会议做了重要准备。冰已经破碎,航道已经开通。遵义会议确立了以毛泽东同志为主要代表的马克思主义正确路线在党中央的领导地位。中国革命将揭开历史的崭新篇章。(王贵生)

吉林十一选五 1分钟极速赛车 广东十一选五 中国竞彩网 贵州快三

最热新闻